宁波富邦(600768.CN)

惊现市净率突破2倍银行股 浙江银行业何以独树一帜

时间:20-08-13 03:12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惊现市净率突破2倍银行股 浙江银行业何以独树一帜

在区域银行之中,浙江银行业的确是个另类。今年7月,传出国有大行试点发放券商牌照的消息,可见大行的思路一向是“大而全”,成为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团,形成规模经营。而浙江银行业往往另辟蹊径,此地民营经济活跃,多家中小银行深耕于此,它们的路线是“小而美”,近期银行股的一些迹象也体现了这种经营模式逐步被资本市场所理解和认可。

众所周知,银行一般市净率都比较低,中外银行皆是如此。近年来PB低于1更是常态,但是就在8月10日,A股上市银行中终于出现了一只PB高于2的银行,而且,这家银行居然并不是“零售之王”招行,而是一家区域性银行。

8月以来,宁波银行(002142.SZ)一路走高 ,8月10日收盘价33.54元,8月11日盘中一度涨到35.13元,最终收盘价33.03元,PB已经达到2.18倍,在A股36家上市银行中遥遥领先。8月13日,在上证指数下跌0.63%的情况下,宁波银行出现0.12%的回调,但市盈率还维持在13.83倍的高位,市净率为2.04。

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的上市银行市净率显示,宁波银行PB跃居36家A股上市银行第一,招商银行以1.56倍排在第二,常熟银行排在第三。PB超过1倍的银行只有10家,除了招商银行之外,均为城农商行等总股本较小的银行。

拨备覆盖率全行业第一,资产安全垫够厚

“虽然我们是同行,但宁波银行和招行的确是两家值得尊重的对手。”一位华东银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宁波银行近3年的营业总收入是253.14亿元、289.30亿元和350.81亿元,同比涨幅分别是7.06%、14.28%和21.26%。与此同时,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在三年中分别为93.36亿元、111.86亿元以及137.14亿元,分别同比上涨19.50%、19.85%和22.60%。即便今年遭遇疫情的一季度,宁波银行营收同比增幅仍有33.68%,净利润增18.12%,在上市银行中表现居前。

从不良率来看,近三年宁波银行的不良率分别是0.82%、0.78%和0.78%,即便在2020年一季度,也稳定在了0.78%。

而根据银保监会统计,2019年商业银行整体不良率为1.86%,城商行在其中“拖后腿”,高达2.32%。而在2020年一季度,疫情和外部摩擦背景下,不良率已经跳升至1.91%,在这种情况下宁波银行还能稳住,委实不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位宁波银行人士处获悉,今年疫情发生之后开工后,宁波银行总行对贷款企业立即进行了排查,“原本2、3月份很担心外贸企业出现风险甚至破产的情况,但排查结果比想象中要好很多,没有发现大的风险隐患”。究其原因,他认为一方面是因为企业转而服务内需来弥补外需出口,调整比较快,另外在税收减免、银行多方面政策扶持减免费用的情况下,企业恢复元气比想象中快。

另外,宁波银行让众多中小银行艳羡的是拨备覆盖率,近三年均在500%左右,今年一季度也有524.07%,远超150%的监管红线,不仅仅是城商行,更是所有上市银行中的翘楚。

去年9月,财政部曾经发文禁止银行“藏利润”,要求拨备覆盖率超过监管要求2倍的银行释放部分利润,宁波银行也在其中。不管释放不释放,在出现经济波动的情况下,宁波银行还有这么厚的资产质量“安全垫”,也是很多投资者看重的原因。

另外,上述华东银行业人士表示,很多长三角区域型银行的收入主要来源是利息收入,而宁波银行非息收入占比超过40%,收入结构更好,在未来息差收窄的情况下,受到的影响也更小一些。

2019年,宁波银行实现非利息净收入155.17 亿元,同比增长58.18%。公司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77.84亿元,同比增长34.34%,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 22.19% ,同比提升 2.16 个百分点。 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02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08.60 亿元,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6.26亿元。

浙江成中小银行的福地

宁波银行的“一枝独秀”,部分也要归功于区位优势。

2018年10月,当时市场上有“私营经济是否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的争论,当月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原副主席王兆星出席,另外参与介绍银行业服务小微经济的除了工行、建行两家大型银行之外,还有泰隆银行这家从浙江省台州市走出来的小银行。

浙江生长着很多这样专注域内经济的中小银行。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银行团队研究发现,从ROA来看,浙江省不少银行的盈利能力都在全国排名前列。255家披露了相关数据的区域性中小银行(主要是城商行、农商行),ROA前20位的银行中有10家都来自浙江省。这10家银行中,除了台州银行、泰隆银行是城商行外,其余全都是农商行。

与此同时,浙江省还吸引了大量全国性银行来这里开设分支机构,再加上本土大量的中小银行,银行业内部竞争非常激烈。浙江大部分县域六大行齐全,此外还有当地的城商行、农商行,宁波、台州、金华等地级市甚至有2-3家当地法人城商行,而农商行基本上保持一县(含县、自治县、县级市、市辖区)一行的布局,还有不少股份行已深入到发达县域,因此竞争非常激烈。以“每百万常住人口银行网点数”来衡量的话,浙江省2018年是231个,邻近的江苏省是161个,全国是163个,而作为金融中心的上海市此指标也仅为168个。可见,浙江的银行业竞争相当激烈。

之所以能容纳这么多家银行,主要是因为这是中国民营经济的腹地,其民营资本占据整个经济的比重超过60%, “浙商”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老板群体,在全国也是独树一帜的。

浙江银行业也有不少民营资本布局。比如本文所述的PB突破2倍的宁波银行,截至2020年一季末其股东构架为: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01%;新加坡华侨银行持股18.61%;雅戈尔集团持股14.17%;华茂集团、宁波富邦(600768)控股集团、宁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是 3.89%、2.48%、 1.24%。这也决定了这家银行的经营管理行政化色彩没有那么浓厚。

“一贯破净的传统银行业里还有谁比宁波银行更值得持有呢?”一位宁波银行的二级市场投资者表示,一般要做投资组合总要配置一个传统金融的大蓝筹股,虽然宁波银行原本不算大蓝筹,但这几年成长迅速,业绩基本面好看,虽然身处宁波,但规模也不小,对于投资者来说,工行这种大蓝筹买了很难涨,但是中小银行里宁波银行值得一看。

“比较老牌一些的上市城商行包括北京银行、南京银行、江苏银行、上海银行也不错,但是宁波银行股份多元一些、民营色彩更重一些,相对轻盈和灵活,而且浙江的游资也比较青睐这家本地银行。”上述投资者表示。

今年年中,多家机构密集调研宁波银行。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自7月以来,截至7月21日,宁波银行共被39家机构调研了109次。其似乎颇受头部私募的偏爱,高毅资产、景林投资、淡水泉、星石投资等私募均前去调研。陈光明旗下睿远基金也去调研过,赵枫管理的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混合基金更是将其买成了第二大重仓股。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